bbs.geermuzixun.com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啊,荒野啊,父亲正午信箱 [复制链接]

1#

1

正午兄,

今晚我车蹭了人的车,有路人看见了,人走了,我下车查看,俩面包车都无大碍,没怎么犹豫,逃逸了。有点慌张,想把车停到另一个停车场,以防被发现,没有位置,又停回事故现场的停车场,那车已经走了。给哥们儿电话,哈哈哈哈就过了。我得想想。

我平时不是一个坏人,有点怕事却乐于助人,今晚这事,我想是怕负责任吧。如果对方损失惨重我应该就报保险了,想来好像都是借口自我宽恕,行吧,我不是一个敢做敢当的男人。

其实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的,应该吧,也不一定,假装反省自己很容易,真正要负责任要花钱就比较难受。我是一个俗人。

就这样吧,祝正午行车安全。

啊蹭

NOON回复:

啊蹭:

由于技术不足,大概两个月前一个黄昏,在北京市朝阳路一个居民小区停车时,我将汽车的前保险杠擦到了他人的后保险杠。应该是着急回家做饭,只看了我一眼,目击了整个过程的老头就急匆匆地走远了。到现在我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下车以后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抬头转了一圈,转了一圈以便确认有没有摄像头。一个人做了错事以后害怕被人知道,这可能是童年时代留下的习惯。抬头转了一圈以后,我蹲在对方汽车尾部,借着夕阳,我看见尾灯下方有大约一厘米长的轻微划痕一道。我想用纸条之类的留个电话给他,但没找到纸笔,去居民楼拿纸笔我又嫌麻烦。思前想后,我分泌了一点唾液,拿食指和拇指沾沾着唾液使劲擦了一会儿那个划痕。擦一会儿我就站起来打量一下,看见划痕还在我就蹲下去再擦一会儿。我擦了好久好久,天色向晚,日薄西山,那划痕最后终于看不出来了——和很多年前一样,牛X,很多搞不定的事情我最后都是靠日落完成的。

现在我们重新说——剐蹭以后,由于下车检查以后发现对方的汽车安然无恙而产生划痕的是我驾驶的汽车,也由于我驾驶的是主编的汽车,所以上述我拿唾沫修车的场景并没发生,它是我坐在车里的时候以及我现在打字的时候模拟出来的。当时,看见对方的汽车没什么问题,在北京市朝阳路的居民小区我长舒了一口气,锁了车就走了。

好的世界到底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它至少应该是公平的。就因为这一点我经常不太高兴,我觉得世界太差了,可我没什么办法,我只能尽量使自己在很多时候不成为占便宜的那个人。我不想让世界再增加哪怕一点点不公平。有一次我读到村上春树的那个关于鸡蛋和墙的著名演讲,跟他一样,遇到绝大部分事情,我永远选择成为鸡蛋。另外,也有很多人嘴上整天挂着鸡蛋,但他们其实从一年级竞选班长开始心里面就奔着变成墙了,一辈子想当墙,撒尿都去墙角。七岁以来,一旦辨认出来他们我就在心里让他们滚蛋。我还揍过一两个。最后这段话可能跑题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到了这里。跟你一样,我是一个俗人。除此之外,我还想成为一个作家。祝我们行车安全。

正午王琛

2

谢丁,夏天好。

我最近总是做梦,可是却无法回忆起细节。从朝阳搬到海淀以后,我的睡眠变好。失眠了也不再强迫自己睡着,醒了就坐起来敲字看书。不喜欢关窗睡觉,屋外的蝉鸣聒噪,可是也不能怪它们吵,这是它们生活的方式。

大概这是成熟的标志——不再想要强迫周遭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开始理解屋外的鸟,它们早上五点就叫个不停,开始理解夏天的蝉和咬我的蚊子,它们一直就是这样生活,和我无关。

去和部门妹子聚餐的路上敲下的这些字,用手机,在狭窄的4号线地铁,座椅旁是个臃肿的中年男人,我不得不更往角落靠。

坐过站了,本来要在海淀黄庄换乘,却到了国家图书馆。不打算重新规划路线,于是原路折回。重新规划路线和重新规划人生一样麻烦。

手机没电了,存了草稿。

周一好。

特别热吧今天?我在公司前米的位置下车步行。

堵车。

我看了看前后的拥堵长度,决定下车。车上还有一个拼车的妹子,等着。步行很快。可是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热气袭身,我暗自骂了句“真热,没带遮阳伞。”

今天立秋。

突然想起昨天和少女的聚餐。我们餐后去了一间酒吧,胡同里一家不起眼的门店,门口没有光亮,进入的长长通道里灯光暗动。

室内灯光黯淡,看不清楚对面姑娘的脸,装饰更像巨大的酒窖,大厅透明的欧式水晶吊灯泛着昏黄冷调的光。

部门的95年妹子感慨男友太爱自己以至于没有自由,拿起白酒啤酒就是一顿乱兑。七八杯,醉得眼神迷离。离开时在吧台,她微醺倚在来接她的男朋友肩上,点了一根白色细烟,轻抿了一口,红唇饱满艳丽。她眯起眼睛,消瘦手指夹着细烟递过来,送到我嘴边,示意我。呶。

哈,要跟我变相接吻吗?我心想。

我吸了一口,尴尬地吐气。土里土气地补充说,欸~我不会抽烟。

她那天没戴黑框眼镜,吊带长裙飘逸温柔,需要用手拎着裙角才不会踩到。在这个酒窖,穿裙子的少女连走路的背影也凭空有种美感。

周六。

雨中的北京真是爆裂。

昨天约了朋友在五道口附近吃饭。对方在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